出國資訊
News
當前位置: 首頁 - > 出國資訊 - > 出國常識
逾期滯留、打黑工代價有多大?
發布時間:2021-03-04 14:24:35   點擊次數:次    文章來源:境外就業網 Gretel Wang

逾期滯留、打黑工對于存在僥幸心理的出國務工的工人師傅來說并不覺得是什么大事,反而對他們來說是有很大“優勢”的途徑,他們口中的“優勢”指的是“省時”、“省力”,拿新西蘭工簽舉例,如果辦理旅游簽過去工作,時間短、花費低,至于說風險,他們知道,但是他們聽說很多人這么做也沒啥影響,自己大概沒那么倒霉就被抓到遣返。那么就來看看逾期滯留、打黑工所面臨的風險到底有多大!

 

Xiao女士來自中國廣州,自從2005年12月年以來就在新西蘭非法居留。她當時申請了訪問簽證被拒,但是拿到了Limited Purpose Permit簽證入境。
移民局一位發言人表示:這種LPP簽證出于非常緊急和明確的目的,當初Xiao來到新西蘭是為了探望自己的姑姑。
她曾與一名新西蘭人結婚,但現在已經離婚,她稱生活中只剩下了兒子Ivan。
她說:"我知道這不可能發生,因為我是一個逾期居留者。我也很害怕,我每天都在擔心,因為我知道,如果我被驅逐出境,就意味著我可能再也見不到孩子了。"

為了能留在新西蘭,Xiao女士曾多次遞交申請但被拒絕。

今年5歲的Ivan是新西蘭公民,按照目前疫情下中國的邊境政策,如果母親被驅逐回國后,他將無法入境。

肖女士還稱,她的前夫已經不再參與兒子的照料。

她說:“離婚之后,我們一直在搬家以避開當局,此前居住的兩個地方,都有人告訴我警察在搜尋。”

她還表示自己不能合法工作,所以只能通過做家務和做飯來換取住宿:

“有時候我們根本就沒有吃的,如果靠我自己那還可以應付,但我無法忍受我的兒子也過這樣的生活,這就是為什么我懇求政府讓我合法留在這里。”

 

 

今年35歲的中國公民Fiona Xiao與5歲的兒子Ivan在新西蘭相依為命。她說:"Ivan是我的一切。我只想讓他過上正常的生活,就像新西蘭其他孩子一樣。我希望他能上學、交朋友,沒有煩惱。"

Xiao女士的移民顧問Harris Gu表示,自己的當事人知道所做的行為是錯誤的,但她相信自己有很強的人道主義基礎能留在這里。

移民局發言人表示,雖然Xiao女士曾與一名新西蘭公民結婚,但此后婚姻以離婚告終,孩子沒有提供出生證明和監護確認書,也沒有提供文件確認親子關系。
發言人再次強調,法律上有明確規定,所有非法人員都有離開新西蘭的義務。

作為一個母親來說,沒有什么比與自己的孩子分離更為殘酷的事情,尤其面臨的是與一位年僅5歲的兒子兩地分離,然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誰呢?

如果說母子兩地分離是撕心裂肺的話,那么與親人陰陽兩隔那一定是最大的絕望吧。

 

2019年5月,來自中國山東的于星明在奧克蘭Hobsonville一個建筑工地不幸墜落身亡,留下在中國的妻子杜女士和一個兒子。

由于于星明是在新西蘭非法打工,沒有交稅記錄,他的妻子也不會英語,處理在新西蘭的身后事的過程,變得尤其漫長和挫折。

于星明是家中的主要勞動力,兒子已經在念大學,家里還有一個75歲的母親需要照料。

杜女士本人也沒有固定工作,"我們家沒有其他生存手段。我沒有固定的工作,只要有工我就去做,但并不總是有。”

 

45歲的于星明在2015年持30天的旅游簽證進入新西蘭,其后留在新西蘭非法打工。

據其遺孀描述,他們花了約相當于3萬紐幣(近15萬人民幣)中介費,被介紹到新西蘭說是合法打工,來了以后發現被騙。后來于某認識了一個工地經理,被介紹去了Hobsonville打工。

好在新西蘭的調查一直按程序推進。今天終于傳來消息,ACC(事故賠償局)已支付給在中國的于星明遺孀一筆安置費,盡管當事人沒有合法簽證。

 

奧克蘭的建筑工作,依賴大量的海外移民勞工填補勞動力空缺。很多工人師傅為了給與家人更好的生活條件來到新西蘭,然而現實是,在打黑工的道路上,工人師傅的工資和安全都無法得到保障......

這位苦苦等待賠償和真相的妻子曾說:
“他努力工作掙錢養家確保我們一切都好可這個結局卻比我做過最可怕的噩夢還糟糕......”
這樣的悲劇一次已經太多,希望類似的事情不要再發生。

作為一家經營了19年的資質勞務派遣公司,可以很給與您很專業的方案讓您通過正規的渠道申請、辦理正規的工作簽證前往新西蘭工作、生活,帶著自己的愛人和孩子共同去描繪一幅屬于你們自己獨一無二的幸福畫卷。

 

新西蘭邊境開放重要一步!

2020年3月19日,新西蘭宣布封國,從那以后,除了本國公民、居民還有少部分特例,沒有哪個國家的人能進來。

2021年1月21日,足足10個月過去了,新西蘭終于邁出了邊境開放的第一步!
庫克群島至新西蘭的單向免隔離安全旅行區,正式開始運作。
今天(21日)上午11點左右,10個月以來第一趟免隔離航班降落在奧克蘭。
這趟來自庫克群島的航班受到了接機者熱烈歡迎。

分別一年之后,Rimu Iaone在機場終于見到了她16歲的孫女Nana,孫女很開心:很高興能見到爸爸,也很高興終于能去麥當勞了(庫克群島沒有麥當勞)。
自從去年4月9日總理宣布旅客都要強制隔離以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能直接穿過機場,走到親人面前。

今天的航班是新西蘭與海外旅行正?;囊恍〔?,但卻是極為重要的一步。

到目前為止,已有超過10萬名旅客通過檢疫隔離設施入境新西蘭,但仍有大批人被困在海外,無法入境,或是很難訂到隔離酒店。
作為新西蘭華人,我們究竟哪一天才能和分隔兩地的親人朋友重新見面,像這樣在機場相擁呢?

新西蘭的邊境開放取決于兩點:全球疫情狀況、新西蘭本土免疫力。
全球疫情依然不容樂觀,變異病毒已經傳播到了至少60個國家。新西蘭隔離酒店里,累計共有36例變種病毒病例,給隔離檢疫設施造成很大的壓力。

 

新西蘭疫苗計劃官宣今年內有望完全開放邊境?

2020年1月21日,新西蘭總理Jacinda Ardern又登上世界頭條。被德國媒體評價為“世界上最好的政治家”,并且盛贊她在新冠疫情應對方面的成就。

她宣布:2021年將是新西蘭的疫苗年!
Jacinda Ardern表示,今年政府的目標是“按照普通季節性流感的方式來管理新冠疫情”。
而且她還表示,“在全國人口完成第一輪接種后,我們不會看到這種病毒會完全消失。”

從總理這番話中,我們似乎能察覺到……這是要把抗疫常態化嗎?是專家一直在說的“與新冠長期共存”嗎?

Jacinda確認了新西蘭的疫苗計劃:
邊境和檢疫人員將在今年初第一批接種疫苗,年中開始將接種擴大到普通人群。
20日,衛生總干事Dr Ashley Bloomfield也透露了邊境放寬的條件,只要符合條件,今年晚些時候開放邊境也是有可能的。

他表示,“只有在大規模接種疫苗之后,邊境限制才能放寬。在我們開始取消邊境限制之前,我們肯定需要有相當比例的人口接種疫苗。” 具體來說,就是需要約70%的人接種疫苗,才能實現全國人群對病毒的免疫力。對個人而言,如果你打了疫苗,你就是為邊境的開放增添了一分力量。
Bloomfield說:“實現高比例接種疫苗后,我們在今年晚些時候才能考慮進一步更廣泛地取消邊境限制。

 

最近央視新聞也有報道新西蘭由于人口數量僅有400萬左右,還沒有我們一個大的城市人口多,因為這個原因造成新西蘭很多行業嚴重依賴海外勞工,受疫情及氣候因素影響,新西蘭數千噸車厘子被農戶倒掉,建筑行業的苦不堪言更是愈演愈烈,近期一個新西蘭境內工人轉簽,聯盟雇主群炸開了鍋,本來是一個汽車維修工,幾十個雇主竟然問出N種技能:會抹灰嗎?會鋪地毯嗎?會油漆嗎?會木工嗎?…這種現象真的不是正常時期新西蘭雇主看到簡歷的反應,與非疫情期間相比差距到底有多大? 那就等到新西蘭開放邊境后,代理和工人師傅們感受下吧,那一定是從如饑似渴到不屑一顧的差距。

公司簡介 | 公司資質 | 聯系我們 | 在線報名 | 加盟合作 | 留言與建議
版權所有:遼寧精英國際合作有限公司 遼ICP備06003444號-2